您當前位置:首頁 > 人生故事大全 > 世間百態 > 獨自看守 正文

獨自看守

2018年01月05日09:14:17 來源: 作者:佚名 查看評論
摘要:古況從警剛滿一年,持槍證還沒辦下來,沒有攜槍的資格。任何一個從警之初的警察,對手銬都有著一種特殊感情

兩副銬子,大號的,粗而壯,一頭銬在床背最邊緣的兩根欄桿上,另一頭分別固定著馮明輝的兩個手腕。這樣,他的兩條胳膊以頭為中心對稱打開,胳肢窩完全暴露在外面。

兩團烏黑的腋毛,在窗外日光或病房燈光的照耀下,像兩個靶子的靶心,昭然若揭,煌煌在目。

腋毛起初是油亮的,后來,結晶了一層灰白的黏糊糊的東西,于是變得晦暗不清。長久未清洗,靠近的時候,能聞到一股淡淡的酸臭味道。

這兩處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孫山崗偏偏表示出極大興趣。比如,他會把一張紙卷成一根筆桿狀的東西,頂端撕成條狀,讓它成為一把刷子,然后,拿刷子輕輕拂過馮明輝的腋窩,細致,專注,一絲不茍,就像文物工作者清洗一件價值不菲的古董。他的耐心和孜孜不倦讓古況驚嘆。再比如,他會拿一枚曲別針,先把一頭展開,讓另一頭還保持原樣,這樣用拇指和食指捏起來會方便些。他明察秋毫,能夠準確找出馮明輝腋毛與腋毛間的間隙,然后用曲別針輕輕扎下去。這亦是一項令人嘆為觀止的技藝,因為孫山崗從不胡來,他會整齊地呈規則圖案扎過每一個地方,把那些點放大,仿佛不會下圍棋小孩子把全部棋子整整齊齊地擺在棋盤上,不過這張棋盤雜草叢生罷了。力度呢,不能小,不能大,既得讓馮明輝叫出來,還不能把他的皮膚扎破,這需要怎樣的專心致志和心靈手巧啊!

所有工具都取材于他們的工作包,只不過有了孫山崗點石成金的技藝,每樣東西都不辱使命地奔向馮明輝的腋窩。

他們干刑警的,每個人都有這么一只包,里面裝著曲別針、大頭針(古況想,孫山崗之所以不用大頭針,是因為太尖了,一不小心就能把馮明輝扎出窟窿)。經過幾天的觀察,他發現孫山崗總喜歡在難度的刀鋒上跳舞、各種材料紙(詢問筆錄、訊問筆錄、受立破三表之類)、二頁紙(如信紙一般,不過印在上面的橫紋是黑色的,續用在訊問筆錄或詢問筆錄紙的后面;報案人寫報案材料也用這種紙,哪怕事先寫好隨后也得謄寫一份,似乎只有寫在這種紙上面的報案材料才入得了案卷。孫山崗就喜歡用這種紙制刷子,軟硬度恰到好處)、印臺(這更是不可或缺,記得有一次他跟一個老同志去一個村子里問筆錄,忘了帶印臺,幸好當時春節剛過,老同志訓斥他一番后,出門撕下一小塊對聯紙來,用唾沫將紙濡濕,然后將被詢問人右手的食指肚兒按在對聯紙上,居然也按出了紅紅的手印。每憶及此事,他一方面感慨老同志果然經驗豐富,另一方面禁不住替那個村民惡心,似乎那根手指永遠沾染上了惡心的口水臭味并在他鼻子前晃動)、手銬(他們都喜歡那種小號的銬子,不像現在銬馮明輝的這種粗壯碩大,因為體積小重量輕更易攜帶)。此外,還有香煙、藥品等等,隨個人需要而不同。

孫山崗研究馮明輝腋窩的時候,古況心里并不輕松。

他反躬自省,要想完全接受并融入這個職業,尚需一段時間——別說親自動手,即使當個合格的看客,也相距甚遠——別的同事面對這種場面,自然是見慣不驚甚至歡欣鼓舞或倍加贊賞的,動手者與觀瞻者的區別,恰如魯迅筆下剛剛調戲過小尼姑的阿Q與酒店里的看客,無非是十分得意與九分得意的區別罷了,但對古況,卻是一種別樣的折磨。上警校時,古況讀過一點弗洛伊德。老先生說,有一種人,會把自己與別人“等同”起來,于是,能感同身受別人的痛苦。這種感覺和常人所謂的同情不是一個概念,幾乎等于別人的痛苦在自己身上“加強再現”。古況從理論上找到了自己的心理根源,怒己不爭的感覺時不時會擊打自己的心靈。張少安不止一次地對他們說,面對嫌犯,警察的首要任務就是徹底摧垮他們的尊嚴,自尊一旦被毀掉,接下來的問題便迎刃而解。作為有著豐富偵查經驗的刑警隊長,言辭振振地強調這一點,該有其道理。

對于古況這種從警剛滿一年的“新兵蛋子”,根本無從判斷馮明輝是否像張少安說的就是這起案子的殺人兇犯。整個破案過程,他只是跟從比他年長點的老民警走家串戶,照貓畫虎般在小本子上根據老民警的詢問做一些似是而非的記錄,有時甚至連詢問的意圖都不甚明了。突然有一天,張少安就宣布案子破了,殺人兇犯就是押在他們面前這個瘦弱不堪的湖北佬。

按張少安的話說,只等這個湖北佬交代就行了。

所謂審訊,就是讓馮明輝交代警察想讓他交代的事情。張少安說,審訊要的就是陣勢。為推波助瀾這個陣勢,古況的口、手、腳也像其他老同志的口、手、腳一樣分別發揮了作用,即如交響樂中那件最不起眼的樂器——第一次領略這種陣勢,他是膽戰并興奮的——他終于加入合奏,很大程度是有討好領導的成分,不是說得干什么像什么、賣什么吆喝什么嗎?

整個審訊過程,馮明輝以他的極度忍耐和桀驁詮釋著張少安審前碰頭會上說過的“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的論斷。

不料,馮明輝選準一個機會,在地板中間掙脫他們,從敞著的一扇窗戶飛躍出去,靠墻的一只皮沙發上還留下了他一枚借力的腳印。所有人都駭得只知啊啊大叫,唯有張少安眼明,迅疾沖向屋門打開鎖死的門扣拔腿就往樓下跑。他們這才回過神來,尾隨著他跑下樓。

上一篇:師徒恩怨下一篇:白雪豬頭
《獨自看守》故事地址:http://www.saffronbyjena.com/r/s/26343.html
評論留言:(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精品故事網保持中立)已有0條評論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暫無評論

Copyright 2016-2019 www.saffronbyjena.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會 版權所有

地址:山東省濟南歷城區金橋國際大廈A座 聲明:本網站內容來源網民提供,本網不保證真實可靠,僅供娛樂,請勿傳播或復制。

本網站刊載的所有內容,包括文字、圖片等均在網上搜集。訪問者可對其學習、娛樂使用,本網站是非盈利站點,如有侵權或異議,歡迎聯系我們會在三個工作日處理,任何形式的轉載請注明出處。

50岁熟妇大白屁股真爽,免费国产午夜理论片不卡,亚洲精品自在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