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 > 人生故事大全 > 世間百態 > 一九八四年的菠蘿 正文

一九八四年的菠蘿

2017年12月22日09:34:07 來源: 作者:佚名 查看評論
摘要:一晏公鎮的大人們都喊我小瘋子,是外公買回那個該死的菠蘿之后。我從來不認為自己瘋了。大人們的眼光總有自己的定勢,他們目光短淺,就跟埋頭耕田

晏公鎮的大人們都喊我“小瘋子”,是外公買回那個該死的菠蘿之后。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瘋了。大人們的眼光總有自己的定勢,他們目光短淺,就跟埋頭耕田的牛一樣,只能看見腳下那塊巴掌大的地。

我的眼光比他們高!我經常躺在鎮東頭那棵高大的烏桕樹上,透過稀疏的枝葉看著支離破碎的藍天,一看就是大半天。腳下的晏公鎮太小了,小到可笑,被四面群山圍在里面,很像一個破舊的鳥巢。而我呢,就是鳥巢中的鳥蛋。我肯定是被一只說不出名字的神鳥,遺忘在皖南的大山之中。說不定哪天,那只鳥兒會飛來,帶我去飛翔山外的世界。

那天傍晚,我做完四年級的家庭作業,氣喘吁吁地跑過亂糟糟、熱烘烘的街道。夏日的火燒云燒透了半邊天,小鎮遍處金紅。家家戶戶的白墻黑瓦,青石板鋪就的街道,街道上橫七豎八的竹涼床,躺在涼床上納涼的人們,搖動的蒲扇聲,全都鍍上了一層金邊。鴨群被這奇異的天象嚇得嘎嘎亂叫,任憑人們怎么驅趕也不敢歸圈。我匆匆穿行于街道,攪動本已慌亂的鴨群,也攪起大人們的叫罵聲,這些我都顧不得了。

我要找我的外公!在這個七月的早晨,外公去四十多里外的縣城進貨,到現在還沒回來。往常,他早搭乘許大伯跑運輸的拖拉機回來了。

我跑到烏桕樹下,正要爬樹。劉駝子從自家店里走出來,齜著牙沖我幸災樂禍地笑:爬樹就能看見你外公嗎?他回不來嘍!我惡狠狠地瞪了一眼。

劉駝子店里擺著全鎮唯一的雙卡錄音機,鄧麗君又甜又嗲的《甜蜜蜜》,早把人們的耳朵磨出了老繭,卻很少能把客人勾進他的店里。多年后,我一聽見這首歌,就想起佝僂著腰的劉駝子,站在店門口漫無目標地罵街:

狗日的都往老汪家跑,我的貨摻了狗屎呀?老汪家的貨就抹了蜜糖嗎?

嘿嘿,罵街也沒用。外公說過:我們家沒有蜜糖,靠的是守信!我們家的小店雖然不起眼,生意卻在鎮上最紅火。

我坐在高高的樹椏上,這個夜晚除了悶熱難耐,還顯得格外的詭異。天上沒有月亮,排列出密密麻麻的星陣,一眨一眨地放著金光。東邊黑黝黝的大工山,戴著一團暗灰色的云帽,雷聲在山梁上來回滾動,金色的閃電此起彼伏,像貼在天幕邊的皮影戲,預示著什么事情要發生。我不敢想:外公要是回不來,小店還能開嗎?我和外婆靠什么生活呢?

謝天謝地,外公挑著兩大麻袋的小百貨,跌跌撞撞地回家了。

什么意外都沒發生!

外婆心疼地罵:老不死的,大熱天不曉得搭個車,還當自己是小伙子呀?

外公嘿嘿地笑了。吃過飯,他才從滿身汗餿味中緩過神來,捋著一把花白胡須,將里面藏著的飯粒一一揪出來塞進嘴里。他瞇著眼,對我和外婆神秘地笑:我買回了一個寶貝

我和外婆的眼馬上就直了,看著他從麻袋里掏出一件件貨物,最終變戲法似的掏出一團綠色的大球。外公雙手捧著,放在柜臺邊的桌子上。它隱在昏黃的電燈光下,放射著綠油油的光澤。我湊近一看,原來是包裹著荷葉的東西。外公是個老頑童,時不時會逗我玩。

外公一層一層剝開荷葉,一個橢圓形、黃燦燦的東西,嘩地跳出來,一股從沒聞過的濃香散發開來。它頭頂長著幾根綠色的菜幫子,臉上瞪著許多小眼睛,坑坑洼洼,麻麻糙糙,像一顆黃大麻子的頭,突然就出現在我們面前。我一聲尖叫,掉轉頭撲在外婆的懷里。

外婆罵道:老不正經,買個鬼頭!把孫子嚇掉了魂,你喊回來呀?

外公說:不是鬼頭,是水果,好吃著呢,你們聞聞,噴香噴香!

我定住神,這黃燦燦的家伙香味果然濃烈,像池塘里扔進了一塊大石頭,波紋一漾一漾地封住了整個水面,屋子的每個角落都被這奇香浸透了。它比我吃過的任何食物都香千百倍,一下子勾醒了我肚子里的大蛤蟆。

我雖然人小,但喉嚨挺大,肚子里裝著一只大蛤蟆。它經常在我肚子里一個勁地上下蹦跶,呱呱亂叫。它的舌頭都要從我嘴里伸出來了。我咕咚一聲,把口水咽得特響,被外婆瞪了一眼。

外公得意地說:這叫“破鑼”,四塊錢買的,死貴!

外婆驚呼:四塊錢?你真是越老越敗家!

外公撓著滿頭白發,又嘿嘿地笑了。

我想起來了,語文書上學過,“菠,蘿”,不是“破,鑼”!我大聲糾正道。

這天午后,外公在縣城配完貨,逛到十字街的紅旗門市部,買了三個麻餅當中餐。

街上到處是白閃閃的陽光,用棍子也掃不著幾個人。柏油路面曬冒了油,像棉花糖一樣松軟,星星點點粘著人們狼狽而逃留下的拖鞋。法梧樹下,知了的叫聲密如滾雷,震得人頭腦發脹、攢不起一絲勁兒。

外公蹲在柜臺下,嚼著干燥的餅渣,忽然聞到一股奇異的濃香,那奇怪的濃香像大工山中的泉水,很快就潤濕了他的喉嚨。

外公被那香味牽引著,不知不覺來到門市部的西北角。柜臺上碼放著大大小小的水果,一個中年婦女坐在柜臺里,趴在幾個綠油油的西瓜上睡覺。外公循香找到貨架上的稀罕物,那是一顆顆扎著綠辮子、歪著黃臉的娃娃頭,瞪著數不清的眼睛看著外公。外公嚇了一跳,城里人連娃娃頭也敢賣!

上一篇:我是殺手哦下一篇:師徒恩怨
《一九八四年的菠蘿》故事地址:http://www.saffronbyjena.com/r/s/26331.html
評論留言:(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精品故事網保持中立)已有0條評論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本站網友 匿名 ip: 121.17.184.*
2017-12-26 08:25:00 發表 [2 樓]
窮山惡水出刁民
 
支持[ 3 反對[ 2 ]
本站網友 匿名 ip: 117.136.7.*
2017-12-25 14:49:48 發表 [1 樓]
人心
 
支持[ 3 反對[ 2 ]

Copyright 2016-2019 www.saffronbyjena.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會 版權所有

地址:山東省濟南歷城區金橋國際大廈A座 聲明:本網站內容來源網民提供,本網不保證真實可靠,僅供娛樂,請勿傳播或復制。

本網站刊載的所有內容,包括文字、圖片等均在網上搜集。訪問者可對其學習、娛樂使用,本網站是非盈利站點,如有侵權或異議,歡迎聯系我們會在三個工作日處理,任何形式的轉載請注明出處。

50岁熟妇大白屁股真爽,免费国产午夜理论片不卡,亚洲精品自在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