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傳奇 - 百姓故事

圣經故事

圣經故事

  《圣經故事》是生活亞、非、歐三大洲交界處的古代希伯來民族數千年歷史長河中集體智慧的結晶,也是猶太教、基督教(包括天主教、東正教和新教)共同的正式經[閱讀全文]

阿果吉曲的故事

阿果吉曲的故事

  這首歌是由海來阿木寫給早逝的女兒的。  這首歌是一個失去女兒的父親寫給早逝的女兒的一首歌。女兒才三歲就早逝,因此萬分傷感,就寫這首歌給在天堂的女兒[閱讀全文]

秀才和和尚過橋

秀才和和尚過橋

  秀才、和尚和一位村婦,同時來到一座小橋邊,因橋太小,只能一人一過,但三個人都爭著要第一個過,誰也不肯相讓。那秀才自以為滿腹經綸,就提議說:“[閱讀全文]

帶家具出租的房間

  在紐約西區南部的紅磚房那一帶地方,絕大多數居民都如時光一樣動蕩不定、遷移不停、來去匆匆。正因為無家可歸,他們也可以說有上百個家。他們不時從這間客房搬到另一間客房,永遠都是那么變幻無常——在居家上如此,在情感和理智上也無二致。他們用爵士樂曲調唱著流行曲“家,甜美的家”;全部家當用硬紙盒一拎就走;纏緣于闊邊帽上的裝飾就是他們的葡萄藤;拐杖就是他們的無花果樹。      這一帶有成百上千這種住客,這一帶的房子可以述說的故事自然也是成百上千。當然,它們大多干癟乏味;不過,要說在這么多漂泊過客掀起的余波中找[閱讀全文]

吊死尸

吊死尸

  在某個公園的長椅上。      眼前有一柱噴水,高高地擎天噴射到傍晚的晴空中再落下,噴射上去再落下。      我邊傾聽著噴水的聲音,邊攤開兩三張晚報看著。發現不管是哪家的報紙,都沒有找著我要的新聞報道,只得冷笑著將報紙折起來揉成一團。      我要找的是剛好一個月前,記載著曝尸在郊外或是廢棄空屋,發現被我勒死的可憐舊街女孩尸體的相關新聞報道。      雖然我與這位女孩彼此相戀,但是某天傍晚,因為看著前來與我相會的她,梳著桃瓣型(日本舊時十六七歲少女所梳的日式發型。)、穿著長袖和服[閱讀全文]

沒有歸還的一天

  我曾有幸結識許多上了年歲但依舊容貌姣好的公爵夫人;然而,她們大抵都是些家道中落的貴夫人,身邊只有一名身著黑衣的小女仆,住在托斯卡納(意大利中部地區,以悠久的文化藝術傳統著稱,首府為佛羅倫薩。)式的衰頹的別墅中;柵欄做成的圍墻,兩株布滿灰塵,像哨兵一樣守衛著柵欄墻的杉樹,遮掩了整座別墅。      倘若您在某位孤孀寡居的伯爵夫人的沙龍里遇見她們,您盡可以不合時宜地稱她們為“高貴的夫人”,并且用那種國際流行的、古典式的、毫無生氣的法語——馬爾蒙臺(讓·弗朗梭·馬爾蒙臺(jeanfrancoismarm[閱讀全文]

人椅

  每天早上十點多鐘,佳子照例要目送丈夫上班。閑下來之后,便把自己關在書房里。她和丈夫合用一間書房,眼下,她正為k雜志今夏的增刊號創作一部長篇小說。      她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作家,近來聲名遠播,她的身為外務省書記官的丈夫,遠沒她那么風光。每天,她都要收到大量的不知名的崇拜者的來信。      早上坐在書桌旁開始工作之前,她都要瀏覽一下不知名的讀者的來信。雖然每封盡說些老一套的無聊的話,但是出于女性的細心,無論什么樣的來信,總是要讀一讀的。      她先從一些簡單的開始,而后看了兩封信及[閱讀全文]

紀念艾米麗的一朵玫瑰花

  愛米麗·格里爾生小姐過世了,全鎮的人都去送喪:男子們是出于敬慕之情,因為一個紀念碑倒下了。婦女們呢,則大多數出于好奇心,想看看她屋子的內部。除了一個花匠兼廚師的老仆人之外,至少已有十年光景誰也沒進去看看這幢房子了。      那是一幢過去漆成白色的四方形大木屋,坐落在當年一條最考究的街道上,還裝點著有十九世紀七十年代風格的圓形屋頂、尖塔和渦形花紋的陽臺,帶有濃厚的輕盈氣息。可是汽車間和軋棉機之類的東西侵犯了這一帶莊嚴的名字,把它們涂抹得一干二凈。只有愛米麗小姐的屋子巋然獨存,四周簇擁著棉花車和汽油[閱讀全文]

剿匪記

1.匪患緣起1950年2月21日凌晨,資溪匪首曾皋九糾合閩贛邊境泰寧、廣昌、南城、光澤等縣匪首率匪600余人,突然襲擊資溪縣城,殘殺解放軍指戰員和無辜群眾;搶劫軍[閱讀全文]

李少爺的糖堆兒

算計李治家住首善街,祖上是鹽商,后來家道敗落,到了老爺子這一代,只剩下了一座老宅,但總算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李治打小就好口糖堆兒(冰糖葫蘆),而且一般的[閱讀全文]

京城來了只大老虎

京城街頭驚現一只惡虎,弄得人心惶惶,那還了得?天子腳下,豈容“老虎”耀武揚威……[閱讀全文]

441號傳奇

抗日戰爭爆發,這戶何姓人家的兒子,報考了第一期空軍飛行軍官學校,畢業后便加入了抗戰的行列,犧牲在抗戰的戰場上……[閱讀全文]

鐵骨梳大和尚

1襄陽城守將耶律楚風的兒子耶律呼雄率領幾個家將,正在街上耀武揚威,應天笑懷抱寶劍,擋在路上,冷笑道:“耶律呼雄,你的死期到了!”耶律呼雄狂笑一[閱讀全文]

君子留路后來走

白掌柜不甘陪著老東家張漢中一伙在山谷里凍死,扔下句“對不住了”便率領他那十余人揚長而去。被丟下的老東家站在雪地里木了半天,最后長嘆一聲。管家[閱讀全文]

白鴨宰不得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然而早年間官場中竟有一種令人發指的陋俗,官匪勾結,讓無辜之人入獄頂罪,俗稱“宰白鴨”……[閱讀全文]

雪貂臥冰

光緒年間,遼東臨江縣城有位經營皮貨的羅掌柜,五十多歲年紀,傳聞他兒子羅滿倉在外地做生意,鄰居們很少見到。這晚,羅掌柜在城外一位朋友家中喝了點酒,乘著酒[閱讀全文]

戲子無義

婊子無情,戲子無義;人生如戲,戲如人生……[閱讀全文]

苦菊花

安六平睡得正香,突然滑嫩嫩的女人鉆進自己懷里,他先是驚得不敢動彈,但一個女人睡在身邊,終究是按捺不住[閱讀全文]

刀下留驢

救了一頭驢北宋仁宗年間,有個叫梁三的漢子,收山貨為生。這天,梁三帶著銀子,來到舒城縣一個叫張母橋的集鎮。此時,他已人困馬乏,便走進一家酒店,準備吃些東[閱讀全文]

瘋狗奇緣

日軍接連死于“狂犬病”,背后到底有何秘密?[閱讀全文]